1. 首页
  2. 茶叶历史

洞庭西山:无碍泉,农耕园

洞庭西山:无碍泉,农耕园

洞庭西山无碍泉


洞庭西山无碍泉


在太湖洞庭西山缥缈峰北坡,有一条崎岖的山道直通水月坞。沿着花岗岩砌成的台阶下行,每百多步便有一座可供休憩的小屋。站在廊檐下远望,对面山坡上是新辟的园,面积很大,如梯田般层层盘旋,几近山顶。山岙里辟有蓄水池,气候干旱时,以作茶树灌溉之用。

走了好久,终于在山岩边发现第一垅碧螺春茶树。这里的土壤为黄棕壤,间杂烂石,很适宜茶的生长,而且茶树比邻野杜鹃等山花,可谓相得益彰。

首先到达“碑廊”,大部分为新刻,内容不外历代名人咏西山诗词,如清代吴伟业的《登缥缈峰》等;但亭中“画像赞碑”和“一日千秋”大篆(俞樾题)、草书碑刻及“思静处士陆君墓志铭”,古旧斑驳,应属旧制。

继续前行,望见茶坡下香樟树边,有一泓幽邃的山泉,原来竟是闻名东吴的无碍泉。西山自古多名泉,无碍泉是最出名的。此泉因南宋无碍居士李弥大而得名,与附近一个叫“吃摘”地方出的小青茶并称为“水月双绝”。小青茶即是闻名一时的水月茶,宋代诗人苏子美留下过“无碍泉香夸极品,小青茶熟占魁元”的赞叹。

奇怪的是,樟树西侧还有一眼略小的山泉,山石垒成的墙基上,镶嵌着一块新石碑,上书美术变体“无碍泉”三字。两口山泉西坡立了一座亭子,走近一看,尚未命名,姑且称其为“无碍亭”吧。

泉边种了不少茶,有一块立牌这样介绍道:南宋无碍居士李弥大到此题诗后前途无碍,官至兵部尚书,无碍泉在民间视为吉祥之泉。泉分雌雄两口(小为雄泉,大为雌泉),相传男性用雌泉,女性用雄泉泉水洗手洗脸,可使人阴阳相济,鸿运当头,消除前途上的所有障碍。

读罢此文,不禁心生疑惑。据《太湖备考》一书对无碍泉故事的记录,李弥大明明是做尚书在前,归隐西山水月坞并筑屋“易老堂”在后。而且有关无碍泉分“雌雄”两泉一说,也未发现相关文献中有记载,莫非是为了迎合旅游开发的需要演绎的?尚需进一步求证。

目睹泉水落叶漂浮,忆及此泉曾一度湮没,如今焕发新生,心生感慨,取出随身携带的湖州安吉白片和竹乡龙井,分别撒在无碍两泉之中,让名泉一品茶圣著经地的佳茗,或许可以使之更清澈。

掬了些无碍泉水品试,感觉还算清润甘洌,可惜无法汲泉泡茶,只好采了两朵无碍泉前栽植的碧螺春茶芽,聊慰小青、水月“双绝”之相思了。

与无碍泉相距不远处,有一处农耕园,应该是个现代景点。既然问茶到此,不妨一游。

里面别有天地,根据不同主题,设立有若干个分馆;虽然建筑是新的,可陈列的展品大多征集于民间,有农、林、牧、渔等各个行业的生产资料和日常工具,看得出,都是些颇具年头的物品。

吸引人的,自然是茶。走马观花,行至东南分馆,见到了用竹子编制的茶筛、茶台、茶篓等,还有一堆煎茶、饮茶和贮茶的器具,质地有陶瓷、木制、金属的,“包浆”老旧,不一而足。

再往前,是一座崭新的仿古建筑,名为双泉茶楼。进去扫了一眼,看到有点心卖,才想起还未用午餐。如非先前一路吃茶芽鲜叶,早就饿趴下了。

素闻苏州小吃很有名,估计西山的也不错,当即花6元钱点了一份酒酿小圆子,乘着等候的工夫,拍摄了一组墙上的碧螺春宣传资料。本想要杯清茶佐餐的,一看价目表:特级碧螺春30元/杯,一级碧螺春20元,连最普通的也要15元,有些心疼,只好舔舔嘴唇忍住了。

小坐片刻,一碗热气腾腾的小圆子就端了上来。虽然无茶,可山人自有妙计,取出东山找来的碧螺春,撒在碗里和着圆子一起享用,糯米香伴“吓煞人香”,一青二白,清爽甘甜,味道好极了。

享受之余,目光经过屋檐下印有茶字的红灯笼,看着茶园里大婶们的采茶身影、城市里来休闲的少女少男、下午斜射而来的和煦阳光,突然觉得:茶赐予的幸福,原来竟是那么近。

文章图片均转来自互联网和投稿,如若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,本文链接:http://www.chaye88.top/cyls/10216.html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